澳门皇冠,澳门现金网,现金网游戏

 当前位置
中心2019届硕士毕业论文选摘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与海湾国家贸易

格局研究

人文地理学专业 硕士研究生 任梦茹

指导 陈俊华 副教授

要:经济全球化促使各国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国际贸易也飞速发展。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外开放程度逐渐提高,与他国的贸易往来也日趋频繁。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又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贸易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海湾(即波斯湾)地区处于三洲五海之地,连接亚欧非三洲,沟通印度洋与大西洋,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交流沟通要道,并拥有国际重要运输通道——霍尔木兹海峡,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该地区共包括8个国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伊拉克共和国、科威特国、沙特阿拉伯王国、巴林王国、卡塔尔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曼苏丹国。由于海湾地区处于一带一路的交汇点,了解此地区贸易格局成为我国有效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一环。因此,研究中国与海湾国家的贸易格局不仅可以深化双边经贸合作,更有助于推动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往来。

本研究在对相关文献进行研究的基础上,以国际贸易中心数据库、世界银行数据库等为数据来源,从贸易规模、贸易净额、贸易重心与方向分布、贸易依赖度等方面对中国与海湾国家2007-2017年间的贸易格局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分析中国与海湾各国贸易的优势产品及贸易互补度。最后构建引力模型分析影响双边贸易格局的主要因素。通过研究,本文得出如下主要结论:

第一,中国与海湾各国贸易规模最大的始终是沙特、阿联酋、伊朗三个国家。其中中国与沙特的贸易规模始终为海湾国家最高,不同年份上沙伊阿沙阿伊两种格局交替出现。中国与海湾国家的贸易规模与中国的石油进口总额有很大的关联。2008年、2014年前后我国石油进口贸易额出现了阶段性的高峰值,同期,中国与海湾多国双边贸易规模也有一定的提升。

第二,在贸易净额角度看,中国与海湾各国仍以贸易逆差为主。2007-2017年间,中国与科威特、阿曼、沙特、伊拉克始终为贸易逆差,而与巴林、阿联酋两国始终为贸易顺差。研究时段内,中国与卡塔尔、伊朗分别在前期(2007年)、后期(2015-2017年)出现了贸易顺差。但大部分时段仍以贸易逆差为主。从变化趋势看,中国与各国的贸易逆差演变呈现出 先扩大,再缩小的趋势。

第三,中国与海湾各国贸易规模年均增速轨迹为:中国与小国、弱国的贸易增长率高,而与大国的增长率较低。其中,中国与伊拉克的贸易规模年均增长率最高为30.97%,其次是卡塔尔20.91%,最后是科威特12.83%。而中国与海湾其他五国贸易额的年均增长率均在10%以下,与伊朗、沙特的贸易规模年均增速最小,仅为6.07%7.04%

第四,从贸易规模分布来看,2007年中国与海湾国家方向分布为东北-西南走向,2017年则逆转为西北-东南格局,说明推动中国与海湾国家贸易规模格局演变的主要拉力为东西向,而非南北向,因此,该区域东西侧的国家对贸易规模的拉动作用较强(主要为伊拉克),同时这些国家也拉动着中国与海湾国家贸易额重心朝着西北方向移动。2017年中国与海湾国家贸易椭圆的扁率已由2007年的0.21缩小至0.15,说明中国与海湾国家贸易额的空间分布朝着均衡化方向发展。

第五,从贸易依赖度看,除了阿联酋、伊拉克外,各国对中国的HM指数都大于中国对各国的HM指数,说明海湾6个国家出口的产品更依赖于中国市场。对于阿联酋来说,2017年,阿联酋对中国的依赖度高于中国对其的依赖度,说明阿联酋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逐渐增加。阿曼出口产品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度较高且变化大,HM指数最高为2016年的0.436,最低为2017年的0.019,这主要和不同年份阿曼对中国出口石油产品份额有关。

第六,海湾国家的出口优势产品多为资源密集型产品,且优势指数出现明显凸高现象。海湾国家的制造业欠发达,多依赖于资源禀赋,因此在矿产品上有明显的优势,而阿联酋最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是特殊交易产品。此外,巴林是出口产品优势转型最明显的国家,2007-2017年间,其矿产品的出口优势降低,而贱金属及其制品逐渐成为巴林最具有出口优势的产品。我国的优势产品泛而不强,技术含量较低,这主要得益于人口红利,多表现为劳动密集型产品,如鞋帽加工、家具制造、玩具制品、纺织等,相比于海湾国家来说,我国各类产品的优势指数差异较小。

第七,在产品贸易互补度方面,中国对海湾各国具有明显互补优势的产品类型多样化,而海湾多国仅仅在矿产品上对中国的极高的贸易互补度。在艺术收藏品、武器及其附件等产品上,中国与海湾国家对彼此的贸易互补度都较低。从综合贸易互补指数看,2007-2017年间,除阿联酋、伊拉克外,海湾六国的对中国的互补优势都逐渐增加,这主要是由于我国石油产品需求缺口逐渐增加,进口劣势明显。相反,中国对海湾地区的综合互补指数日渐式微,这主要由于海湾各国在制造业方面的进口劣势降低。2007年对卡塔尔、科威特、沙特有明显的互补优势,而2017年仅对科威特有互补优势。

第八,从定量角度来看,对中国与海湾国家贸易规模影响促进作用从大到小的排序分别为:是否同属于WTO成员国>海湾国家人口总量>中国的GDP总量>国际油价>海湾国家GDP总量。负向指标中,脆弱国家指数对双边贸易规模有明显的阻碍作用,该指数每增加1%,双边贸易规模就减少1.979个百分点。从定性层面来看,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增强中国与海湾各国之间的贸易合作,优化海湾国家贸易结构;制造业的发达程度决定了中国对海湾国家出口贸易以加工产品为主;用人民币结算石油能够增加中国与海湾各国之间的贸易流量;文化差异性制约了贸易环境,不利于双边贸易的开展。

第九,基于一带一路建设机遇,海湾国家位于两者交汇之处的独特区位优势,本文提出我国与海湾国家经贸合作如下建议:中国与海湾各国要大力发展经济,提升国内的GDP水平,进而拉动对外贸易;双边都应实施创新驱动,升级产业结构,海湾各国要发展制造业,我国应提高技术密集型产品的竞争优势;双边要携手打造贸易高效合作计划,以应对复杂的国际局势;双边要继续发挥一带一路对经贸的促进作用;中国要进一步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针对社会文化差异、促进与海湾各国的双边或多边交流、求同存异共谋发展。以期中国与海湾国家双方以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为契机,展开全面的合作。


关键词:贸易格局;HM指数;标准差椭圆;海湾国家;一带一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心2019届硕士毕业论文选摘